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官网,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1-2天预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
再婚亡者的安葬纠纷案例
2017-10-15
    再婚亡者的安葬纠纷
    随着现代经济的发展,当前社会形成的思想观念与以往迥然不同。先前讳莫如深的离婚、再婚话题如今频繁的被提起,离婚率和再婚率也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事实关系的变化常引起法律关系的变迁,离婚、再婚现象的发生,就导致了法律上拟制血亲关系的出现,生父母、生子女与继父母、继子女的关系口益敏感起来,尤其是在本文中所探讨的丧葬祭奠问题上。有关生父母、继父母在去世之后,如何进行合葬(是与再婚前的生父或生母合葬亦或是与再婚后的继父或继母合葬)等问题,使得生子女与继子女之间的矛盾变得尤为尖锐。笔者以案例为起点,对这一问题进行分析。

浏家港陵园,公墓,上海墓园
      案例五东县人民法院(2013)东民初字第0778号:死者于桂X原系如东县洋口镇闸西村村民。前夫为王德X,二人婚后未生育,收养于桂X弟弟的女儿于XX为养女(即本案被告)。王德X于1980年病逝,骨灰安葬在于桂X的自留地内。1982年于桂X改嫁缪某(即本案原告)。本案原告缪某与前妻生育有三子女,系再婚。于桂X因脑溢血,2013年1月28口在其女儿家中病逝。两口后,在如东县掘港镇殡仪馆进行了火化。原告缪某为了安葬于桂莲骨灰,4月30口在如东县西郊公墓购买一座公墓。被告于XX亦要求将于桂X骨灰同王德X合葬。最终缪某、于XX对安葬事宜未能达成一致意见。2013年5月28口,缪某为行使其对于桂X的安葬权利,将被告于XX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停止侵害,并承担骨灰盒寄存费及诉讼费。原审法院查明,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再婚女者死后应与前夫合葬,后夫可刻碑合葬纪念。同时经证人证实死者于桂X生前表示过死后与前夫合葬的意愿。下法院最后做出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缪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通中民终字第0188号)。南通中院在审查之后也维持原审的判决,驳回缪某上诉。
    遗体或骨灰是一种具有强烈社会伦理意义的特殊物,遗体或骨灰作为逝者躯体延伸的载体,具有极强的人身依附性。遗体或骨灰的安葬既是权利也是义务,现有法律并未明确规定死者的安葬应当由谁承担。在确定由何人行使安葬权利时,笔者认为,首先应当遵从或尊重死者生前的意愿。法院在处理此类案件时,行使安葬事务的人员应当根据与死者遗愿最具关联性来确认,以确保死者生前的意愿得以实现与尊重。但同时我们不能忽略另外一个问题:如死者生前对安葬问题无意愿的,那么又该如何解决?
    一般来说,我们可以参照继承法中继承人顺序,配偶、子女、父母均有安葬的权利及义务。如果同一顺序继承人间无法达成合意,应由与死者安葬遗愿最具关联性的人员负责料理相关事务。但是与死者安葬遗愿最具有关联性的人员一般就是死者再婚后的配偶,他们基本上不会同意婚后配偶与其前夫或前妻合葬,如果以此作出判决,就有极大可能产生对死者生子女不公正的结果,所以笔者认为祭奠权按照顺序性原则处理极为不妥当。曾经有文章在解决此问题时提出,将死者骨灰“一分为二”作为问题的解决方法,这看似一个和稀泥的解决方法,但是笔者极不赞同。这不但是对逝者的不敬,更有违固有的民俗和习惯,让人产生“死不得全尸”的感觉,挑战国人的心理底线。针对此类型问题,笔者倾向于法院在解决时,使用民法的公序良俗原则,在权利人争执不下时,尊重当地风俗习惯作出判决。
 

相关新闻
 
最新动态
CONTACT US

电话:0512-57386039

手机:18151788597

邮箱:2089936370@qq.com

地址:江苏省太仓市浏家港三里村